徐飛:家門口辦廠 泥土中淘金

今年33歲的徐飛,蘇州大學畢業後就外出打工,他一天掙過8元錢,連水都不敢喝,一天也掙過2萬元,滿滿的獲得感。這個盱眙小夥,走過高德地圖中的中國96%的地級城市。他累計掙過150萬,也倒賠過100多萬。最後東借西湊了15萬回盱眙山區,在家門口辦廠,在泥土中淘金。

冬天是做粉絲的最佳時節,他每天上午騎三輪車在市場銷售粉絲,下午回鄉下生產加工粉絲,晚上帶着幾百人一起跳舞。他創業艱辛,屢戰屢敗,屢敗屢戰。他每天都要往返城鄉四次。

愛上土地疙瘩,瞄準紅薯創業,徐飛笑含苦澀,崩而不潰。其實,每一個像徐飛這樣走過2020的創業者,都值得被温柔以待。

闖蕩十年 返鄉田頭再創業

善於捕捉商機的徐飛,在蘇州大學上學時,看到上一屆大學生社團出售手機卡能賺錢,於是大二時,他在本校悄悄地銷售手機卡,大三時就在大學城周邊學校銷售手機和手機卡,1個月淨賺兩萬元以上。23歲那年,徐飛大學畢業沒有選擇去考公務員和事業編等鐵飯碗,而是選擇到一家移動公司承包網絡寬帶營銷和安裝,由於種種原因收入並不理想,第二年他就選擇外出務工。

從2013年起,他先後在蘇州、成都、上海、廣州等大城市打拼,輾轉從事體育器材、服裝行業、旅遊推銷等多個行業。他走過高德地圖顯示的中國地級以上城市中96%地方,十年闖蕩,不僅開拓了他的視野,豐富了他的閲歷,錘鍊了他的意志,也收穫過一百五十萬的資金積累,十年闖蕩,徐飛還在雲南、四川、福建等地多次對敬老院、貧困村、困難學生開展愛心捐助活動。

商場入戰場,得失一瞬間,2018年,徐飛虧完所有資金,還倒貼了100多萬。

長期在外漂泊,生意起起伏伏,讓徐飛深感疲憊,思鄉心切的他於2019年毅然返鄉創業。他決定重頭再來,在老家河橋鎮仇集山區流轉100畝土地種植紅薯,在街道上投資15萬元,建設粉絲加工廠,轉戰田間地頭,精於粉絲加工,銷往城內市場。

嗅準商機 打造綠色農產品

這幾天,盱眙迎來今冬首場大雪,氣温零下10度左右。每天上午,在縣城五墩市場外的路口,都能看到一個小夥子的三輪車上,裝滿金燦燦的紅薯粉絲和紫薯粉絲,這個迎風冒雪賣粉絲的人就是徐飛。徐飛説,仇集山區有紅薯種植和加工的傳統,因為仇集屬於丘陵地帶,土壤含礦物質及微量元素較多,非常適合紅薯種植和加工。雖然當地百姓喜歡種植,但因數量少、難保存、銷路窄,一直沒有形成產業。在充分調研後,徐飛將目光鎖定種植紅薯,加工銷售優質粉絲。當時在菜市場看到明目繁雜的粉絲每斤只有5元到7元不等的價格,徐飛深知紅薯從種植到加工每斤最低成本也要7元,低於7元的粉絲肯定不是純正的。徐飛通過有機肥種植紅薯,建立加工廠,將產品統一包裝進行售賣,他從家庭小作坊起步,通過向城內菜市場銷售紅薯粉絲,很快積累了口碑和人氣。

除了自己種植100畝紅薯,徐飛還採用“基地+農户”的運營模式,以特色產品為突破口,以市場為導向,通過與農户簽訂合同,收購紅薯,加工銷售,帶領鄉親闖出一片新天地。

品質為先 做出紅薯產業鏈

想起一開始銷售紅薯粉絲,徐飛有點心酸,2019年秋季的一天,他開着三輪車一站就是一天,但賣出去的粉絲不足一斤。“仇集徐氏粉絲”從開始每天銷售不到一斤,到每天銷售近百斤,徐飛的創業剛走出嚴冬,2020年新春伊始,一場疫情席捲全國,波及全球。疫情防控狀態下,加工銷售流通幾乎停滯。一段時間,徐飛面對巨大的投資,經常徹夜難眠。

2020年5月起,徐飛對種植基地進行了精細化管理,多施有機肥,杜絕噴農藥,他購買專一清洗紅薯機器,使紅薯從土裏挖出來就清洗乾淨。紅薯收穫的季節,他聘用當地50多名農民,迅速將紅薯起出土地,清潔乾淨,加工成紅薯麪粉,建設600多平方塑料大棚,用於保存晾曬。

為了增加品種,徐飛種植了10畝紫薯,加工紫薯粉絲。350平方的廠房裏,每天下午都忙個不停。徐飛説,紅薯每畝產量5000斤左右,每10斤紅薯可以產出1斤粉面,1斤粉面可以產出9兩粉絲,每年生產粉絲約5萬斤。

目前,徐飛與五家敬老院和一家幼兒園進行深度合作,以保證“回頭客”。同時他有着自己的粉絲包裝,正在申請商標,建立自己的網站,努力打通線上銷售渠道;他也積極尋求與實體店和零售商的合作,進一步完善立體銷售網絡。

據悉,徐飛是當地唯一種植加工銷售全產業鏈的人。

徐飛的創業非常辛苦,他每天上午流連城內菜市場,下午到仇集加工粉絲。他城區的店面既小又偏,甚至門頭上還是過去店家的招牌。他每天晚上會跑步運動跳舞健身。徐飛告訴記者,粉絲是美味中國的一道配菜,它搭配的往往是牛肉羊肉雞肉魚等高檔美食,粉絲的質量顯得尤為關鍵,他有信心也有決心做好做大這個配菜。

下一步,徐飛計劃抱團發展,聯合仇集牛肉麻油等拳頭產品,通力合作,打通農產品的銷售渠道,提升土特產的附加值,實現互利共贏。

徐飛的爸爸是一個剛剛退休的農電工,因農網改造工作突出,受到過國家級表彰,去北京接受過頒獎。爸爸希望徐飛能安穩一點,找個像樣的工作。但徐飛説:“我也不知道是掙錢還是貼錢,我就知道生活是由酸甜苦辣組成的,不管是上班還是創業,只要付出就有回報,我很享受這個過程。”(宋曉玉 孫士奎)

融媒體編輯 曹盈